北投召會剛剛初始的時候發源地,就是在新北投。有一個岔路口,一邊叫新民路,一邊叫泉源路。在新民路上有一個陸軍醫院,很多傷患,那時候還不是純粹精神病院,是各種傷患後送到那個醫院裏面來,所以在那醫院裏面很多人因爲生病在裏面就被傳福音帶得救。

那時候因爲還沒有會所,剛開始的時候,北投沒有一個召會成立。我們只是在臺北市召會第四會所郊區的一個小排,他們叫郊排,郊區的一個小排,北投只是一個小排。那時候剛開始聚會就在洪勤誠弟兄家,他們家在新民路上面,就是陸軍醫院再上去一點,洪弟兄就見證說當時福音傳的很強,弟兄姊妹愛主,他們在醫院裏面得著很多人,有得著了瞎子的弟兄,又得著了瘸腿的弟兄。瞎子的弟兄他們走路但看不見,瘸腿的弟兄能看得見,不能走路。兩個就配搭,這個瞎子背著瘸子,瘸子就指引瞎子來走路。這樣一個背一個指引著來聚會。當時的畫面聽起來是蠻感人的。

北投召會剛剛初始的時候發源地,就是在新北投。有一個岔路口,一邊叫新民路,一邊叫泉源路。在新民路上有一個陸軍醫院,很多傷患,那時候還不是純粹精神病院,是各種傷患後送到那個醫院裏面來,所以在那醫院裏面很多人因爲生病在裏面就被傳福音帶得救。 那時候因爲還沒有會所,剛開始的時候,北投沒有一個召會成立。我們只是在臺北市召會第四會所郊區的一個小排,他們叫郊排,郊區的一個小排,北投只是一個小排。那時候剛開始聚會就在洪勤誠弟兄家,他們家在新民路上面,就是陸軍醫院再上去一點,洪弟兄就見證說當時福音傳的很強,弟兄姊妹愛主,他們在醫院裏面得著很多人,有得著了瞎子的弟兄,又得著了瘸腿的弟兄。瞎子的弟兄他們走路但看不見,瘸腿的弟兄能看得見,不能走路。兩個就配搭,這個瞎子背著瘸子,瘸子就指引瞎子來走路。這樣一個背一個指引著來聚會。當時的畫面聽起來是蠻感人的。
分享出去